x
牢記囑托創佳績 承擔使命再出發
來源:
訪問量:1313
發布時間:2019-06-03

鄭繼承


今年是打贏脫貧攻堅戰的關鍵一年,也是云南深度貧困地區脫貧任務最為艱巨的一年。4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給貢山獨龍族怒族自治縣獨龍江鄉群眾回信,祝賀獨龍族實現整族脫貧,勉勵鄉親們“再接再厲、奮發圖強,同心協力建設好家鄉、守護好邊疆,努力創造獨龍族更加美好的明天”。這是習近平總書記繼2014年元旦前夕收到獨龍族鄉親報告獨龍江公路隧道即將貫通的來信后立即作出重要批示、2015年初考察云南時特別會見獨龍族干部群眾代表之后,再一次對獨龍族的特別關心。習近平總書記回信的字里行間充滿著關愛,字字親切、句句暖心,既充分肯定了獨龍族脫貧攻堅取得的顯著成績,對獨龍族未來的發展賦予新的使命,又為全省各地統一思想,抓好落實,扎實做好今明兩年脫貧攻堅工作,聚集力量向深度貧困堡壘發起總攻,如期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增強了決心信心,指明了奮斗方向。

回顧過去,系統總結云南扶貧開發的寶貴經驗

習近平總書記在回信中指出,新中國成立后,獨龍族告別了刀耕火種的原始生活。一直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對邊疆群眾的生活十分關心,對邊疆地區的發展高度重視,特別是對事關各民族人民與全國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扶貧開發事業更是親自部署。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和習近平總書記的關心鼓舞下,云南各族人民牢記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扶貧開發取得了歷史性突破。回顧歷史,在各個歷史階段,云南始終按照中央的統一部署,根據致貧原因的階段性變化,與時俱進、因地制宜地采取行之有效的舉措,探索出一條具有邊疆民族特色的扶貧道路。

從歷史階段來看,云南扶貧開發經歷了救濟式扶貧、開發式扶貧、系統化扶貧、保障型扶貧和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五個階段,推動扶貧主體由“一元結構”向“多元結構”轉變、扶貧目標由“解決溫飽”向“發展致富”轉變、扶貧方式由“救濟式”向“開發式”轉變、扶貧對象由“區域型”向“家庭型”轉變、扶貧政策由“籠統化”向“精細型”轉變,形成了循序漸進、井然有序的云南扶貧開發歷史脈絡。

從脫貧成效來看,通過各級各類扶貧開發政策在云南的深入實施,云南農村貧困人口大幅減少,貧困發生率持續下降,貧困地區農民收入快速增長,生活消費水平和質量穩步提升,實現了大規模貧困人口的整體脫貧,貧困地區可持續發展能力逐步增強。云南的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中,2017年已有15個縣正式脫貧摘帽,2018年又有33個縣達到貧困縣退出標準,于今年4月4日向社會公示退出貧困縣序列。

從特色經驗來看,長期以來,云南各族人民在與貧困作斗爭過程中,探索出一系列治理貧困的有效經驗。這些經驗,為全面消除絕對貧困后解決相對貧困問題提供了思路與方法。

直面現在,深刻把握云南脫貧攻堅的嚴峻形勢

習近平總書記在回信中指出:“進入新時代,獨龍族擺脫了長期存在的貧困狀況。”與獨龍族同步實現整族脫貧的,還有同樣從原始社會直接過渡到社會主義社會的德昂族、基諾族,也率先實現整族脫貧,歷史性告別絕對貧困。今年還將有7個“直過民族”和人口較少民族實現整族脫貧。這一切彰顯了進入新時代云南扶貧開發的成效。但是,也必須清醒地看到,云南脫貧攻堅事業仍然面臨著嚴峻的形勢,存在的困難和挑戰也不少。

貧困地區發展的內生動力有待增強。云南貧困地區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一些突出問題和矛盾尚未得到有效解決,貧困地區發展質量還不高,創新能力和動力還不夠強,貧困地區與非貧困地區發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較大。這些嚴峻的形勢集中體現在以下五個方面:一是云南在全國“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地區占比高,這些深度貧困地區由于經濟社會發展進程存在特殊性、文化傳統和生活觀念存在特殊性,與既有成熟扶貧模式匹配的難度較大,影響了區域整體生活水平的提升。二是貧困地區產業培育缺乏合理的市場指導,導致同類型產業全面開花,集中度不高,規模化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農村居民的積極性。三是社會保障兜底政策對接還不夠完善,一些基層組織對社會保障“兜底”政策的理解還停留在“兩線合一”的層面,而沒有真正從“兜底”的角度來深刻認識,建檔立卡貧困戶與農村低保、新農保、醫療救助等政策對接還不太完善。四是對于貧困地區面臨的一些新的社會問題關注不足。五是部分貧困人口中“等靠要”思想和“不愿退出貧困戶”思想依然存在。

扶貧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不容忽視。扶貧領域中存在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數字脫貧等問題,不僅對扶貧開發工作產生負面影響,也影響黨和政府的形象。

展望未來,主動承擔時代賦予云南的神圣使命

習近平總書記在回信中強調,脫貧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希望鄉親們再接再厲、奮發圖強,同心協力建設好家鄉、守護好邊疆,努力創造更加美好的明天。這既是習近平總書記對率先實現整族脫貧獨龍族的希望,也是對全省各族干部群眾推動高質量跨越式發展的希望。“脫貧只是第一步”,明確了擺脫貧困是邊疆民族群眾與全國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重要一步;“更好的日子還在后頭”,鼓勵邊疆各族群眾在新時代更加努力創造美好生活,更進一步投入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事業中。展望未來,新時代的云南應積極主動承擔起時代賦予的神圣使命,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下,緊緊圍繞習近平總書記考察云南時提出的把云南建設成為我國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區、生態文明建設排頭兵、面向南亞東南亞輻射中心,推動全方位改革開放,在聚集全省之力向深度貧困堡壘發起總攻,確保如期打贏脫貧攻堅這場硬仗的基礎上,把穩定脫貧與防止返貧擺在同等重要位置,著力鞏固脫貧成果、提高脫貧質量,探索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的銜接,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邊疆民族群眾的力量。

始終堅持黨對扶貧開發事業的絕對領導權。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最大的優勢所在,黨在扶貧開發事業中的領導權則是這一優勢在扶貧開發領域中的具體體現。打贏脫貧攻堅戰是我們黨作出的莊嚴承諾,是一項極其重大、極為嚴肅的政治使命。在新的歷史時期,云南必須深刻認識這一政治使命的責任擔當,以更加強烈的為民造福情懷,充分發揮各級黨委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踐行讓人民過上幸福生活、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崇高追求,完成消除貧困、改善民生、逐步實現共同富裕的重要使命。

全面把握扶貧開發全過程的精準性。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扶貧開發貴在精準,重在精準,成敗之舉在于精準。立足于新時代,云南必須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的重要論述,切實增強責任感使命感緊迫感,嚴格按照“四個切實”“六個精準” “四個一批”的總體要求,將精準貫穿貧困識別到貧困退出的全過程,搭建扶貧同扶志、扶智緊密結合的精準通道,前瞻性謀劃建立穩定脫貧長效機制,做好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的解決方案,實現貧困地區可持續發展、高質量發展。

牢固樹立以大扶貧為統攬的總體格局。“大扶貧格局”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提出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之后的又一重大理論創新。云南在脫貧攻堅決勝階段,必須圍繞大范圍參與、大流程管理、大部門合作、大區域協作的扶貧開發思路,動員全社會力量參與到扶貧開發事業中,促進扶貧開發工作程式化、扁平化、高效化運行,形成上下聯動、左右互動、內外齊動的大扶貧格局。政策層面,保持與中央政策的精準性銜接;機制層面,實行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運行機制;責任層面,實行黨政一把手負總責的責任制。(2019年5月6日發布于云南日報)

(作者系云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云南民族大學扶貧開發研究院副院長、副研究員)


關于我們 | 建議意見 | 網站聲明 | 文件下載
滇ICP備05000016
版權所有:云南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友情鏈接:
網站二維碼
2019香港生肖排码表图